高捷

高捷案的始末為何

請問有人可以告訴我

高捷案到底是怎樣發生的

始末為何?是為了什麼?為何會如此造成風波?
高捷案爆發自今

可說是台灣版的『水門案』

其中所牽扯到的諸多利益輸送、違法回扣

恐怕也沒幾個人弄得清。

中鋼是高捷案的最大股東

林文淵又是中鋼的最大股東

可以掌控高捷工程運作

而之前的中鋼董事長王鍾渝則是因為不願配合老早就被調開(中鋼被遴選後

不到二個月

前中鋼董事長王鍾渝就被民進黨政府拔除中鋼董事長的職務

八十九年七月王鍾渝下台

由台南養雞大王黃崑虎推薦的郭炎土接任

新組成的高雄捷運公司在八十九年十月三十日決標、正式動工。

但是

郭炎土很快就被撤換

由陳水扁總統的親信林文淵接任

成為最短命的中鋼董事長。

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哲男負責的部份是打理外勞仲介和官邸事務;;謝長廷當時則是擔任高雄市長

是監督高雄捷運的主管機關;當時擔任捷運局局長的周禮良函文工程會請求希望高捷非自償部分可以免用『政府採購法』限制

當時擔任工程會主委的蔡兆陽則負責協助漢來幫免受『政府採購法』的限制;當時擔任中國國際商銀董事長的林宗勇則提供管理外勞的華磐公司(資本額僅五百萬)信貸資金

此外它可能還負責協助洗錢;至於陳敏賢擔任的則是高捷副董事長

負責操控高捷內部的諸多事宜

也有檢舉函指稱陳敏賢為陳水扁募款五十億元。

陳水扁的金主則包含:中鋼董事長林文淵是扁系財務長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與台糖董事長余政憲是正義連線

東南水泥董事長陳敏賢、高興昌鋼鐵廠董事長江程金、中信造船董事長韓碧祥是扁系金主。

高捷公司被檢舉為了引進外勞

從中抽佣

在委託高雄市勞工局求才時

與相關人員勾串

以「員額少、工資少、工時多」三部曲來「逼退」本國勞工。

檢舉指出

九十三年四月高捷公司委託高雄市勞工局在勞工中心辦理求才測試時

刻意要求報名者要扛 六十公斤 重的鋼板走一圈才能過關

與一般招募清潔隊員要求扛廿、卅公斤相較

顯然故意刁難報名者

以減少錄取人數

因此當時雖有四千三百人報名

但高捷只錄用二百多人。

第二部曲以「工資少」逼退

即高捷招考時指日薪一千八百元到二千三百元

錄取後卻調降為一千一百元;第三部曲是「工時多」

一再要求本國勞工增加工時

甚至一天增加十五小時

還挑剔本國勞工技術不好。

剝削泰勞的資金流向何方?根據高雄捷運公司與承包商之間合約

若是體力工

承包商必須支付捷運公司每人每月2萬9500元

技術工則是每人每月3萬500元。

但事實上

捷運公司每月支付給外勞的費用

只有底薪1萬5840元

就業安定費3000元

加上勞健保、稅費1500元

總計2萬340元

也就是說

捷運公司每人多收近萬元差價

以1700人計算

每月多出1642萬元

這筆利潤到底誰賺走了?工程發標招標過程疑雲重重公辦六標如果按照捷運公司當初公告的順序

依序應從CR5、CR6、CR7、CO2、CO3、CO4逐一開標;若不是變更為CO3、CR6、CO2、CR7、CO4、CR5

以CR5、CR6為主標的榮工公司就有機會標到這兩項主標

皇昌可能標不到這項工程。

「到底是誰決定更動公辦六標的開標順序?」變更的目的是什麼?榮工處CR5投標單比原先得標廠商少了兩億七千萬元

理應得標。

為何因開標順序被改而失去競標資格?高捷官辦六標不論是否選擇性或限制性招標

既有逾十家合格廠商參與

顯無獨家技術之侷限

為什麼最低標者不能得標?若再審之該六標中

決標金額達底價百分之九九點八三(含)以上者竟有四標

餘二標也分別逾百分之九二與九七

就經費動輒四十億至七十億的工程

如此精準的投標

配合那般符合遊戲規則的標前協商

納稅人真的是大開眼界了。

 洗錢、收取回扣檢調調查

陳敏賢身兼東南文化基金會、福康文教基金會、後援公益文教基金會、亞太公共事務論壇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專案小組「以錢追人」清查陳敏賢、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陳哲男等相關人員及其所屬基金會等基金後

發現陳哲男的基金會單純

但陳敏賢所屬的東南、福康兩個基金會有多筆數百萬至數千萬元的資金流向異常。

該兩個基金會有多筆數百萬元至數千萬元的近億元資金流向異常

並有多筆金額進入私人帳戶

檢調調查這些私人帳戶是否是人頭

基金會的資金是否藉人頭帳戶被侵占挪用;專案小組根據清查資料

懷疑統包商捐錢給基金會作為回扣

基金會再藉辦活動等名目從中洗錢

或是否利用基金會進行境外洗錢再匯入的管道。

http://blog.sina.com.tw/archive.php?blog_id=11224

    asd10140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